你想要找的答案,就在这里

一年前我在 The Headspace Guide to Meditation and Mindfulness《简单冥想术 》里读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太触动我了以至于到现在还常常想起。如果让我用最简短的话来介绍冥想的意义,我会讲这个故事。 (由原文翻译,用作者 Andy Puddicombe 的第一人称视角。) 我在印度的时候认识了 Joshi,他是那种一见面就很讨人喜欢的人。在我等公交车的时候他开始和我搭讪。如果你去过印度的话你会知道,等公交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别说在山区里等。我和他有一些共同爱好,冥想是其中之一,我们很快熟悉起来。在那之后的几周我们经常见面,相互分享我们的经历。每天 Joshi 都会多透露一些他的人生故事。 在我和 Joshi 见面的几年前,他和他的妻子、双方父母、还有四个孩子生活在一起。因为家里不是很富裕,所以一大家子都住在一个屋檐下。Joshi 也说家里的确很拥挤,但大家都过得非常开心。但就在他的妻子生下第四个孩子之后没多久,妻子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她父母和那个新生儿也在车里。车祸非常严重,无人生还。每当我回想到 Joshi 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他说他当时太痛苦了,就想离开家找个地方躲起来。但他的父母提醒他还有三个孩子要照顾,需要他的爱和支持,所以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孩子上希望做一个最好的父亲。 过了几个月之后,季风到来,他们住的地方跟往年一样发生洪涝灾害。由于很多死水无法排出,疾病开始蔓延。跟村里的其他小孩一样,Joshi 的孩子也病得很严重。他的母亲也开始病倒。就在两周里,他仅有的三个孩子和母亲都去世了。他说他没法在那个目睹了那么多悲痛的房子里待下去,就搬到了朋友家。他的父亲离不开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家,说自己在家等着 Joshi 回来。可就在他搬出去后的几天,他得知自己的房子被大火烧尽,父亲也被困在里面。他说他至今都不确定这是一次意外还是他的父亲决定自己没法再活下去了。 …… Joshi 经历了我只能想象的遭遇和痛苦,却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平静。我问他在那之后做了什么,他说自己的亲人、房子和钱都没有了,最后决定住在冥想中心。我问他这么多年来的冥想练习有没有让他对所遭遇的事情产生不同的感受。他说冥想没有改变原来的感受,但改变了对这些感受的体验。他说虽然他还是会时不时地感受到失落和悲伤,但他能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他说他在那些想法和感受的下面找到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是平和的、静止的、宁静的。他说这个空间谁也不能夺走,无论发生什么,他总能回到里面,而这个地方就存在自己心中。 He described how he’d found a place beneath those thoughts and feelings where there was a sense of peace, of stillness and of calm. He said that it was the one thing that could never be taken away from him, that no matter what else happened to him in life, he would always have this place within himself to return to....

September 21, 2021

信息过滤器

很多人谈到信息焦虑,比如说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会把原因怪罪于信息太多了。我看过一个很有趣的观点是自古以来信息就是过量的。以前以书为载体的信息也很少人把所有的书都读完,但大家好像也没感到焦虑。互联网时代信息更容易获取了,是一件好事,我们需要给自己加装信息过滤器。 我常使用的过滤器有两类:一个是时间,一个是来源。 Morgan Housel 说,最好的过滤器是经常问自己「一年后我还会关心吗」1。不过我不太相信自己在那一刻的理性判断,我用的方法是在接触信息和阅读信息之间创造一点空间: 网上的文章我用 read-it-later apps (e.g. Instapaper, Pocket),遇到想读的尽量先存下来。如果这篇文章很重要,它一般会在我脑海中回响,晚一点再读也不迟。 选书也类似,看到别人推荐的我先加到 wishlist 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下单前可以跟其他书对比,因为可能之后会找到同主题的更好的书。这也有助于我在收到书后真正花时间去读,因为我想读很久了。 还有一个时间的考量就是优先选择旧书,毕竟经典经过了时间的考验2。 关于来源,刘未鹏总结了他阅读的「分级系统」很值得参考: Naval Ravikant 也鼓励大家阅读一个领域里的原始作品3,从最基本的开始建立知识体系 (First Principle Thinking)。 但论文、经典教材可能并不好读。从好的科普书入手是一个好方法,读起来会更有趣。 Mark Manson 说,他会找每个领域的一些专家然后关注他们推荐的信息4。我会选择注重分享信息来源的专家,而不是盲目听从他们的结论。比如上一期 谈到的健康和长寿我主要关注 Peter Attia 和 David Sinclair,他们会引用很多科学文献。国内的话我买过得到 app 上一些专家关于健康的专栏,但是他们好像不会提供信息来源,我没法自己辨认信息的可信度。 另外,怎么阅读也可以指导写作。我希望写长青的内容,而不是追求热点。对于来源,我的确不是什么专家,所以我做的事主要也像刘未鹏说的那样提供信息的推荐。我希望能提供的独特的价值在于结合自己的经验和体会,有时候专家会忘记新手的困惑。文浩用「知识裁缝」这个词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5。 Tweet by Morgan Housel  ↩︎ Nassim Taleb 在 <em>Antifragile</em> 《反脆弱 》里讲到了 Lindy Effect ,说的是对于技术或者信息这样不会自然消亡的东西,它的剩余寿命会随着它已经存活的时间的增加而增加。 ↩︎ Naval Ravikant: Read What You Love Until You Love to Read  ↩︎...

September 14, 2021

如何为重要的事情开始行动

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这样,很早就知道做某些事情很重要,但就是没去行动。 我一直知道锻炼身体很重要,但一直没有养成运动的习惯。 回想过往的经历,有两个例外。一是曾经被朋友带着一起去健身房,二是以前基本每个周末都去爬山。 这些其实就是很好的方法。Atomic Habits 说这两个方法都能让我们更想去为习惯而行动(make it attractive): 利用社交圈子。如果周围的朋友都是喜欢运动的,那么我们也会受他们的影响。这样的圈子最好是:第一,我们想要养成的习惯在这个圈子是再寻常不过的;第二,我们已经和这个圈子有某些共同点。 利用「诱惑捆绑」(temptation bundling)。将我们想做的事情和需要做的事情放在一起。我去爬山是因为我太喜欢自然风光了,累一点不算什么。不过如果不像爬山那样可以一举两得,可以把两件事放在先后进行:在做完[我需要养成的习惯]之后,我就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 但我不能总是依靠朋友带,去爬山也不总是那么方便,特别是去年受疫情的影响更是没怎么运动。 不过我最近终于开始自己主动去研究怎么运动,并且已经行动了一段时间。我有这样的改变要归功于我学到了一些关于衰老和长寿的知识。 一说起衰老我们都觉得它是自然法则,我们没有多少控制的余地。要么已经写在基因里了,要么看自己的运气。但现在有很多科学家不这么认为。 他们认为衰老应该被视为一种疾病,是可以被治疗和干预的。 哈佛医学院教授 David Sinclair 在 Google 演讲 时问有多少人想活到 120 岁,只有一半观众举了手。 他接着问,「如果你在 120 岁时还像现在一样,快乐、健康和满足呢?」 这时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长寿(longevity) 不光指让寿命这个数字变长(lifespan),更重要的是让我们有更长的健康年限(healthspan),推迟身体机能的衰退和疾病的到来。 如果写成一个方程,那么影响 longevity 的变量就是 lifespan 和 healthspan,下图的横轴是 lifespan,纵轴是 healthspan。我们希望把黑色的线推向蓝色的线。 Source: Peter Attia 虽然 Sinclair 等科学家做了一些实验可以「重置」细胞的年龄,但这些实验还处在非常早期的科学研究阶段1。不过,科学家知道有很多干预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做的。 你已经猜到了,运动就是其中之一。 当我意识到运动这件事对延缓衰老是如此重要,那么当然应该越早开始越好,我甚至后悔以前没有早点开始。 要回答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有些事情很重要,但我们就是不去行动」,可以从「重要」和「紧急」这两个角度回答2。 我以前虽然知道运动对健康很重要,但健康这个词大而空了,我的认识是模糊的。我没有想清楚它对我的具体意义是什么。以前很多朋友带我去健身都是为了更好的身材,但这一直都没有成为足够激励我的目的。 我现在知道我想为了长寿而运动。其实长寿也不是最终的目的,最根本的还是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更好的精神和体力,来和我身边的人多待一会,来多体验这个世界,来做我想做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如果不紧急,总想着拖延。对于长寿的干预,因为衰老不可逆,所以越早开始效果越好。这个道理类似于财富的复利增长,绝对投入的多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时间。其实重要的值得做的事情往往都有复利效应,其他例子还有知识的积累、和人的关系,以及习惯的养成(下图)。 Source: Atomic Habits 认识到事情对自己的重要意义,同时记住复利曲线,创造紧迫感,是激励我们开始为重要事情行动的一个方法。 相关内容 我养成冥想的习惯也是从想清楚了它到底对自己有什么意义开始的。这里 记录了我如何开始冥想,又在100天里收获了什么。 开始行动只是第一步。前几期 newsletter 讨论过,要长期把事情做下去,最好是内心喜欢做这件事 。而喜欢的一个方法是做事的时候全神投入,享受过程本身,而不是盯着目标 。 要延缓衰老,运动听起来理所当然,但少吃可能有些不合常理。少吃不是营养不良,不是严重饥饿。我之前总结过我对间歇性禁食 的认识。其他方面我实践了还会跟你更新,如果你对这方面感兴趣也欢迎回信交流。 关于 Atomic Habits,这里 有我的英文笔记。 关于「重置」细胞,2020年底的一项研究 表示,衰老和受损的细胞还存有年轻时的信息,科学家对小白鼠眼睛中的神经元进行「重新编程」(reprogrammed),神经元能恢复原有的能力,让盲鼠恢复光明。 ↩︎...

September 7, 2021

8个我希望早点意识到的学生思维

我给自己总结了一些「傻学生思维」,希望自己能够保持觉察并且逐渐改变这些思维模式。 我要比别人更努力‌ 上初中时读到「哈佛图书馆上的箴言」很受鼓舞,还把它中英文打印出来贴到墙上(后来知道是假的)。里面有句话说「即使现在,对手也不停地翻动书页」。我告诫自己,要努力,要早上第一个到教室,要趁别人下课休息时再背几个单词。 做什么事都要围绕学习来,生怕跑慢了半步。要是大半天没学习,就会愧疚自责。 陈海贤给这种状态起了一个名字,叫「努力焦虑症」。有些人看到别人成功,自己不知道怎么做,但心想我可以努力,于是开始为了努力而努力。这种努力有行动,但缺乏明确的目标。还有些人甚至行动也没有,只是为了「努力的感觉」而努力,每天打卡,给别人摆出一副努力的样子。他说,还有第三种努力,叫为了目标的努力1。 我要比别人考得好 如果说上一条是自找的焦虑,那这一条就是周围的人齐心协力给我们的焦虑。家长总要提起别人家的孩子,老师总要说你看谁谁谁比你勤奋,学校总要把每次考试的排名贴在最明显的位置。最打击人的不是我没考好,最打击人的是觉得同桌没有我勤奋却比我考得好。 毕业后这样的比较还永不停息。财富、地位、职场、生活,在这些想象的赛场中,我们以为要跑过别人才叫赢,可是谁在人生的终点给我们排名? 我要获得老师的表扬 要在老师同学面前表现好,获得认可;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犯错误,毁形象。 被外界的表扬和批评所驱动的人生是不自由的。如果我们总要迎合别人的目光,就总是在为别人而活。 要把所有作业认真做完 做作业好像是学生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我最近才意识到,做作业的目的是为了学习和巩固知识,完成它只是一个手段 。我只想着把作业认真做完,但从来没有想过,分配多少时间精力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对我自己的学习效果是最好的。 给全班布置的作业不可能适合所有人。Elon Musk 旗下教育公司的首席布道师 Ana 质疑道2: 我不明白。我们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为孩子的未来做准备的最好办法是根据年龄把他们放到不同的年级,然后强迫他们以相同的时间和速度学习一样的东西,每周五天每天七小时,持续12年以上?嗯? 工作中很多事情都有既定的流程,但聪明的人不会按部就班,他们总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每一科都要考满分 总分排名要求学生每分必争,学校也总是强调「全面发展」,每一科都要学好。 然而生活中不可能什么事都做好,我们需要做出决策。 张潇雨说3,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从学校进入社会很不习惯么?因为学生时代时候所有重要决策的时间节点都是很固定的,是环境帮你设置好的,你只需要做那个决策本身就行了;但进入到社会这个开放系统之后,你需要自己掌握决策速度,甚至还有自己设定决策选项。本质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 game. 把考点学好就行了 学生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这个考试考不考?」 反映在生活中就是:「这个有没有用?」 这么想至少有两个问题。 第一,生活远比考试复杂很多。没有人能按照别人的模版成功。 乔布斯说,你没法通过往前看把经历连接起来,你只有在回首的时候才能发现它们的价值。 第二,即使是考试这样目标明确的事,盯着目标行动也不是一个好策略 。 成绩就能证明一切 考得不好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毕业后,被领导批评了、被朋友忽视了,就觉得天都要塌下来。这些都是认知扭曲 (Cognitive Distortion), 「非黑即白」(All-or-nothing) 和过度概括(Overgeneralizing). 我有一位长辈经常抱怨自己的儿子不行,我建议说您能不能真正去欣赏他的优点并真诚地鼓励他呢?但我发现她做不到,因为她的评价标准就只有学习成绩。 考试可以只用成绩评价,但对于一个独立而丰富的个体,没有任何单一的评价体系可以下定论。 高考就是人生目标 高考只是众多人生阶段中的一个,更不是决定性的。 人生是一场长跑,不要使用短跑的策略。 我不是说这些思维是完全错误的。学生的确得努力,要高考取得好成绩就是不能有明显的短板。我想说的是,去看清这些思维,它们怎么影响我们的生活,哪些对我们有帮助,哪些应该被抛弃。 患了「努力焦虑症」,怎么办? - 知乎 Live  ↩︎ Tweet by Ana Lorena Fabrega @anafabrega11  ↩︎ VicodinXYZ 微博  ↩︎...

August 30, 2021

设定一个目标,然后把它放下

电影《心灵奇旅》讲了两条鱼的故事: 有一条小鱼游到老鱼旁边说,“我要找到他们称之为海洋的东西。” “海洋?” 老鱼问,“你现在就在海洋里啊”。 “这儿?” 小鱼说,“这儿是水,我想要的是海洋”。 听了这个故事,有人说,目标没有意义,应该活在当下。 我想说,既要目标,也要当下。 等等,这两者不是矛盾的吗? 不一定。不过,先让我们看看为什么目标很重要。 目标的意义 相信你一定体验过为目标而付出的兴奋和投入感,更记得达成目标后的喜悦 —— 小时候摔了几次后顺利骑上自行车,足球比赛和队友一起获得胜利,第一份工作废寝忘食最终得到聘用。目标让我们投入,使我们愉悦,给我们自信1。不光是短期目标,长期目标和对生活的意义感更是我们幸福快乐的重要来源之一2。Dan Buettner 用 3P 来概括快乐的组成元素,除了 pleasure(愉悦感)和 pride(成就感),另一个就是 purpose(意义感)3。无论大小,我们总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我很喜欢的一个对成功的定义是,让这个世界比你最初见到时要好 (leave the world better than you found it). 不过,在追求具体目标时容易迷失自我。有时候我们把目标当成生活的全部,而没有意识到,目标不是人生目的,目标只是通向人生目的的一个手段 。 那人生目的是什么样的?亚里士多德认为人应该做有意义的事;斯多葛学派认为应该消除负面情绪,追求平静;伊壁鸠鲁主义提倡追求快乐,但指出不是所有的快乐都值得追求。 没有人能告诉你人生目的是什么,你需要自己去寻找。不过它可能长这样:不指向具体的事情,没有明确的终点,别人看来像一句大空话,但却对你自己意义非凡4。 行动的意义 目标需要通过行动表现出来。只有行动才能让目标实现。 这说出来是如此显然,但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每年我给自己定计划,要读书、要运动、要少刷手机,计划时很兴奋,幻想我马上就可以做出重大改变了,但到头来完成的计划寥寥无几。 确定了目标后要怎么行动?答案听起来有些反直觉:把目标放下,专注脚下。 关注目标有可能阻碍追求目标 芝加哥大学教授 Fishbach 招募了一群学生让他们制定并实施运动计划。研究者引导一组学生关注自己的目标(“我运动是为了减肥”),另一组学生关注过程(“我先做拉伸,然后上跑步机”)。结果发现,关注目标的学生给自己计划了更多的时间来运动,但实际运动时间很少;而关注过程的学生虽然计划的时间更少,但花的时间要多很多(见下图)5。还有研究提到,在追求目标上取得一定进展后,关注过程的人由于相信是行动产生了效果,更有可能继续下去,而关注目标的人会沾沾自喜而开始懈怠6。 而且,当我们的心被目标所占据的时候,很难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我在上学时一到考试就紧张,越重要的考试越紧张。一遇到稍微难一点的题目,心里就分神了,“要是我做不出这道题,我就丢掉了这么多分,我就考不上…” 结果就是,高考是我高中三年来考得最不好的一次。 你肯定也有类似的体验,越是告诉自己别想一件事,脑子越是放不下那件事。我们端着一碗热汤提醒自己“不要洒”,然后在客人的注目下泼了出来。哈佛大学心理学家 Wegner 有一篇论文叫《如何在任何场合想、说或做最糟糕的事情》7。当我们把目标看得太重,大脑既要注意「做」哪个正确的事情,又要注意「不做」哪个导致失败的事情。在压力下,大脑一”手抖“,就恰恰让我们做出了那个最糟糕的事情。 设定目标,然后放下 Fishbach 教授在论文里写道,在行动开始前最好关注目标来激励自己,而行动开始后就把注意力从目标上转移开。James Clear 也说,忘记你的目标,关注行动系统 。“目标可以提供方向,甚至可以在短期内推动你前进,但设计好的行动系统将会最终让我们取得成功。”8 另外,和目标保持一定距离,留出一点空间,我们不仅可以更从容地应对各种挑战,还能看清目标本身是否合理,不至于在追逐目标时迷失方向。 活在当下 这些和活在当下有什么关系?如何既设定目标又活在当下? 实现目标的过程就是当下,设定目标的时候也是当下。要两者都达到活在当下的状态,应该设定目标的时候一心设定目标,实施目标的时候一心实施目标。 没有当下的目标是空洞的,没有目标的当下是无聊的。往大来说,要接近人生目的,设定具体的目标,然后通过当下来实现。又正是在享受这无数个当下的同时,不断提炼人生目的,发现新的可能。 Why Goals Are Good for Us , Action for Happiness ↩︎...

August 17, 2021

如何长期做一件事情

我一直相信自己是一个很努力、很能坚持的人。 学生时代一心扑入学习中,闹钟一响就从床上蹦起来,经常第一个到达教室,多年如一日。连周末父母带我出去吃饭,还要计算一下有没有耽误我的学习,甚至等待上菜时还争分夺秒端本书读。 后来来美国读研究生,我开始不认识自己了。早上经常睡到很晚才起来,虽然知道要为找工作做准备,但就是不断拖延。常常在深夜里自我反省打鸡血,但第二天还是没有行动。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样都使不上劲。 费曼有句话说,“第一个原则是你不能欺骗自己,而你自己是最容易被欺骗的人。”1 后来我意识到,能在书桌前学习那么久并非完全因为理性,而是因为行为背后强烈的情感动机 。期待得到表扬,希望比别人厉害,这些原始的动力往往很强。而来到美国换了环境,没有排名,甚至都没有班级的概念,这些隐藏动力都失效了。 理智本身并不能驱动我的行动。我意识到,凡是耗费意志力、需要刻意坚持的事,往往都很难持久。 如何长期做一件事情?我现在的答案是「热爱」。对做这件事本身的喜爱,不是因为外在的动机,不是因为事成后的结果。当我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会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 如何判断自己喜欢的事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知道这个道理,而是很难找到并且判断哪些事情才源自我们内在的热爱。这两个问题相互关联,不过这里先测重如何判断的问题。 对我有效的方法是,体会自己做这件事的感受,从两个维度观察自己2: 第一,投入度。做喜欢的事情,我们会全神贯注、投入忘我,更容易产生心流体验。 问问自己: 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通常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希望它快点结束? 我很享受现在这个过程,还是想马上得到结果就不用继续了? 做喜欢的事情往往让我们活在当下,而有抵抗情绪的时候我们的心常常在未来。 第二,能量值。做完这件事后你觉得自己更有能量了,还是能量被抽干? 前面说到的耗费意志力就是消耗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 观察自己的感受是一个真实而实际的方法,我们的身体往往知道答案。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思想实验问问我们的大脑。比如:如果现在就能得到所有想要的结果,我是否还愿意继续做(区分结果和过程);如果我只能默默做这件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是否还愿意继续做(区分内在和外在动机)。3 现实中的问题 不过,一件再喜欢的事情背后也有枯燥的一面,一个再投入的事情做久了也会疲惫。如果说热爱是燃料,虽然能够提供充足的动力,但要走得远,还要面临来自环境的路障和自身的小问题。在不顺利的时候,有几个方法来面对: 1. 勿忘初心,经常提醒自己开始的动机是什么。 Andy Puddicombe 鼓励我们在每天冥想开始的时候想想自己的动机 (motivation),提醒冥想给自己和别人带来的积极影响。朗朗谈到他小时候觉得弹琴好无聊差点放弃,成名后“每天飞来飞去“的生活也很单调,但当他静下来沉浸在音乐的时候,都会觉得这是一门太美好的艺术,相比之下那些苦恼都不算什么4。 2. 从无趣中发现有趣的一面。 I have not failed. I’ve just found 10,000 ways that won’t work. – Thomas Edison 在跟大提琴老师学习的时候,她会特别注意给我安排不同类别的曲目来让练习更加丰富有趣,即使是纯技术层面的练习,她也会鼓励我尝试不同的动作和调整来找到探索的乐趣。“Ultimately we had to love the process”,她说的时候或许带着些无奈,但这的确就是做这件事情所需要的。 3. 接纳自己,继续前行。 要是今天没按计划去健身房,也不要过于责备自己,下次接着去就好。James Clear 说他在遇到这种情况会提醒自己:不要错过两次。他还提到,即使不能完全按照计划完成所有的项目,做一点点也比完全不去好,哪怕就去健身房练习十分钟就回来5。 “The first principle is that you must not fool yourself — and you are the easiest person to fool....

August 10, 2021

快乐不用等:改变前也没必要痛苦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达成了某个目标,过了某个时间点,我们就可以感到快乐和满足了。 等到 高考完了 赚够一百万了 有自己的房子了 结婚了 换工作了 …… 我就开心了。 这个句式的潜台词在说,改变发生前,我不得不承受痛苦。 可是,一定要等到改变后才能快乐吗?这么说就好像是自己给自己设定了很多快乐的前提。 时不时我也会陷入这样的思维模式,抱怨现在的工作不好。可是,班还是得上,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如果问自己,既然我要做这些事情,我是愿意开心地做还是愁眉苦脸地做,我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改变自己的心态。Viktor Frankl 从纳粹集中营幸存下来,在《活出生命的意义》(Man’s Search for Meaning) 中写道,无论在任何境地之下,我们都还有最后一种自由,即选择态度的自由。 然而做到并不容易。情绪并不受我们控制,不是想开心就能开心的。 一个方法,是想象失去了已经拥有的东西 ,我还健康地活着能,我还有工作和收入,我应该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感恩。类似的,科学家发现进行感恩练习对身心都有诸多好处 。 另一个来自正念的方法我更喜欢:与其刻意去追求积极的心态,不如先放下抵触情绪,接纳当下所要做的事情。 放下杂念,接纳当下 Headspace 的创始人 Andy Puddicombe 谈到,有时候在冥想的过程中我们也在等待某些时刻的发生:等待我们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等待我们对某些事情产生更清晰的认识。但这样的等待本身会阻碍我们达到这些状态。等待产生了期待,意味着我们把心放在了未来,而不是当下。他建议,每次我们有所觉察,不去评判,只是看到和承认这些想法,然后放下它,回到当时正在做的事情上。 当放下了脑海中的各种判断,全身心投入到我眼前的工作时,我发现原本被我大脑构造成毫无意义的事情也不是 100% 的那么糟糕。 我们不用刻意去追求快乐和平静的心境,当我们放下了抵抗,我们内心自然就平静而满足了。 如果改变不能马上发生,我们没必要痛苦地面对现状。接纳当下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进步不改变了。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做完了我们再想怎么办。这不仅让我们在做事的时候保持好的心态,还有助于维持头脑的清醒,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关注现在能做的 当我们的头脑从抱怨和消极情绪中解放出来,我们可能会意识到,很多事情并不需要等到那个时刻的到来才能开始做。 事实上,重要的事情应该现在就开始。 很多人想,等到财务自由了,就可以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周游世界、成为一个创作者、学习一项技能、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等等。 Tim Ferris 写的《每周工作4小时》(The 4-Hour Work Week) 的出发点就是,我们不用等到完全退休了才开始享受生活。比如说对于旅行,我们可以将“迷你退休”分配到工作生涯中,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工作时间,也可以利用年假或者换工作的间隙尝试几个月的旅行生活。 对于复利增长的事情,越早开始越好。学习一项技能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的积累,每天练习半小时的钢琴持续一年,比每天练习6个小时持续一个月会有更大的进步。(不过讲真,能每天练习6小时的人已经是天才了。)在关系上,等到我们有时间了,父母都已经老了,子女都已经长大了。对于自己来说,年龄不断增长,体力却日渐衰弱。重要的事情我们可不想拖延。 反过来说,如果你心里想,我现在没有时间呀。那么问问自己,这个东西对你来说是否真正重要。 这样循序渐进的改变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提供了试错的空间。我们可不想毕其一生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到头来发现它只来自自己的想象,实际上并不喜欢。 对于换工作那样依赖外部条件的事情,虽然不能马上体验新工作,但可以现在就开始调研。问问在理想公司工作的员工,他们的日常工作经历是怎么样的,哪些好哪些不好。这不但让我们把愿望从幻想落到实处,还能提高愿望达成的概率。Scott Young 给自己设定了一个 MIT Challenge ,在一年里自学并通过 MIT 计算机科学专业本科四年的所有考试。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挑战开始前他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来做准备和制定计划。 不能马上改变现状不意味着现在就要经受痛苦。活在当下能让我们保持好的心态,进而更好地思考现在能做什么,让改变更顺利地发生。...

August 3, 2021

2021上半年小结

之前都习惯每一年写一次总结,这次想把总结时间缩短一点,这样可以及时调整。 先从时间统计说起吧。目前为止在读书写字、练琴、运动和冥想这几件重要的事情上花的时间基本快追上去年一年的了。读书写字还超过了。有一定的原因是统计的方法有一点不同。去年就只统计了抱着书读的时间,没有包括写东西,今年都算进去了。平均来说每天有三四个小时花在这些事情上,还是很满意的。 写字✍️ 今年很开心的是开始了定期写作,从五月中到现在两个月大致写了 8 篇文章,还发了几篇读书笔记。很感谢 newsletter 的形式和订阅的读者,给我起了很好的督促作用。当时我也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每周都发一篇,最后还是想挑战一下自己。前几天发现了 Dan’s Daily Blog ,ta 不以写作为全职工作还能每天都发,相比之下我每周一篇也不算什么。 稍微总结一下目前写文章的几点感受。 每周写一篇文章还是比我想象中要难一点。虽然我从高中就有写日记的习惯,也很享受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的过程,但发布出来的文章和日记、笔记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第一是对思考的深度要求不同。日记以总结为主,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但文章的话我希望能有一个相对严谨的逻辑,对问题有相对深入的分析。写日记经常是写着写着发现有新想法,写文章更多的时候是写着写着发现自己没想清楚。 第二是公开的内容和自己存起来的内容肯定会不同。一方面是写作心态上,另一方面是要考虑别人能否看懂、是否易读。关于写作心态,可能是一个渐渐习惯的过程。前几篇文章都比较“暴露自我”,但发布出来后也觉得没什么,似乎也是一个学会放下自我的一个方式。关于文章的可读性,也可能是好事。我翻以前的日记有时候也不记得当时想说什么,有这方面的考虑以后的自己也能读懂。 第三是写文章有很多细节要考虑。是写我的个人经历还是举一般性的例子?以什么语气写?是直接把参考资料写进来,还是我转述一下?引用的话我需要翻译成中文吗?这句话太长了怎么缩短一点?等等等等。 如何做抉择?我目前基本思路是以自己为主。David Perell 提倡 Write for Yourself ,Morgan Housel 也在 podcast 里说 他为自己而写,他经常想自己是不是喜欢这句话或者这篇文章。Daniel Gilbert 总结说 ,要有好的写作风格,”Don’t try. The only style worth having is your natural speaking voice.” 每次卡壳的时候我都会用这些方法来做决定。 内容方面也是如此,写的都是我自己真正感兴趣、花了一定时间研究的内容。如果我自己都不感兴趣,我想读者也不会喜欢读。我尽量写长期有用的内容,而不是一时的热点。如果你读过我近期的文章,你可能会发现经常会有链接到以前的内容。一部分原因是今年开始用 Zettelkasten 方法来做笔记,尽量建立不同文章之间的联系,编织成网,形成体系。也可以说是因为这个方法我做了一些笔记,形成了相对系统的思考,促使我把它们整理成文发布出来。不过写着写着我也意识到我的“存货”越来越少了,提醒我多思考和阅读。 关于获得灵感,David Perell 总结为 The Three B’s of Creativity ,创造力来自于 bed (sleep), bath (leisure) and bus (movement, walk)。对于写什么内容,或者怎么写,我都喜欢很早把这些问题放在脑子里。有时候以为想清楚了,开始写,但写出来的还是非常糟糕。这时候不管怎么样先写下来, 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更好的想法。James Clear 也说 ,“Great writing is actually re-writing....

July 23,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