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想要已经拥有的

Mr. Money Mustache 是美国一位很流行的写个人理财的博主。说是个人理财,他所倡导的更像是一种生活哲学。他30岁就和妻子一起退休了。并不是因为他们一下子挣了多少财富,退休前他们跟我们一样领着正常的工资。他们能退休是因为开销很少。在积累够一定的存款后,就可以靠普通的投资收益来生活。你一定觉得他们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看上去确实是。他们三口之家一年的开销只有2.7万美元1,比美国平均家庭年支出6.3万美元的一半还少2。不过他们自己并不觉得哪里不好了。他们过得非常快乐。在出名之后也保持着原来的开销水平。他们觉得自己不需要3 花那么多钱。 我们知道多巴胺分泌量是相对的,同一件事情很少带给我们持久的快乐。期待并且得到满足时我们感觉更快乐了,但很快我们又想得到更多,觉得有了新东西之后才是真的快乐。如此循环往复。用一个词概括便是适应,我们的快乐水平会去适应新的东西或者体验,学术界称之为享乐适应 (Hedonic Adaptation)。 既然得到了再多都会适应,按照这个逻辑,我们现在已有的就能给我们足够的快乐了。哥斯达黎加并不富裕,但却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之一4。 那如何能让自己满足于已有的东西呢?如何不想要更多的东西,把自己的目标点立在现在的位置,停止往前移动呢? 我们可以借鉴一下古罗马哲人用的一个方法,叫负面想象 (Negative Visualization)。 这个方法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不小心摔了一跤,朋友可能会安慰我们,“没关系,虽然擦破了皮,但还好没把骨头摔坏”。这实际上是把已经发生的事情跟可能发生的更坏的事情做对比。通过想象更坏的结果,我们会发现大部分时候我们应该感到庆幸而不是难过。 吴军博士在《见识》里说: 俗话说,除死无大难。父亲过世后,我对这句话体会非常深。每当遇到困难、挫折和失败,我就想,没关系,我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金融危机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一天损失20%的财富,而且一连几个月“跌跌不休”。周围的人,包括替我们打点财务的专业人士,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慌得六神无主,而我照样吃得好、睡得香。我和他们讲,没关系,我们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每天早上醒来时,我看到一丝亮光,就从心里感激一次上苍 —— 我今天还活着。 负面想象让我们在不如意的时候,从容地面对生活中的挫折。对于好的事情 ,它也可以帮助我们应对不满足,从适应性中逃脱出来。 有时候我们抱怨住的不够舒适,穿的不够精致,吃的不够高级,但想象一下要是没有现在的住所、衣服和食物,我们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有时我们和家人朋友争吵,但想象一下今天过后我们不再能见到他们,我们还会计较那些小事吗?想象一下要是我们生活在战乱年代,没有了自由而备受压迫?想象一下我们失去了双腿,只能靠轮椅行走? 这些不只是纯粹的想象,它们真真实实地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着。通过负面想象,我们重新意识到已有的这些已如此宝贵,我们庆幸我们现在还拥有这些,我们觉得感激和满足。 为什么负面想象有用? 试想下一代手机要发布了,我们在发布会上看到了各种令人激动的改进。我们开始幻想买了新手机之后的各种好处,屏幕更大了,看视频一定更爽了。买到之后,我们发现不仅如此,屏幕还更清晰了,整体性能也提升了,拍照也更好看了。我们觉得很开心,钱花得太值了。再过一个月?该干嘛干嘛。这时候我们已经习惯了,不再想它了,它带给我们的幸福感也逐渐消失了。 科学家发现注意力在这其中起很关键的作用5。当我们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新东西新体验上,我们就适应了。 那么我们应该经常想想我们拥有的东西。可是怎么想? 在一个实验中6,研究者让受试者描述一件已经发生的积极的事情。A组从“想象一下这件事情从来不曾发生过”、“它的发生令人惊讶”的角度,B组从“这件事的发生理所当然“、“它的发生并不奇怪”的角度。问卷显示A组表现出更多的积极情绪。 A组做的就类似于我们说的负面想象。负面想象提醒我们,第一,这些东西并不本来就有的,它的存在是有代价的,得到它是幸运的;第二,有一天我们会失去它5。 想象失去已有的东西,我们重新体会到它们的重要性。负面想象可以应用于很多方面来提升我们的幸福感。可以是实体物品,比如说房子、车、衣服和银行存款,或者我们的身体(听力、视力、呼吸、吞咽的能力),或者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阳光和水。可以是我们喜欢做的事情(想象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做这件事情),还可以是我们和他人的关系,挚爱的亲人和朋友。 当我们进行负面想象练习的时候,很自然地我们会对这些东西心生感恩。很多实验7 都表明,每天花时间写写我们感恩的三到五件东西,不仅能让我们心理上更快乐,还有助于我们的身体健康。负面想象可以很好地和感恩练习结合。养成这个习惯或许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我们会渐渐意识到什么东西能给我们带来真正持久的快乐,什么东西其实没有那么重要。 最后,如果你感兴趣进一步研究,列一列相关的资料供你参考。 负面想象这个词是 William Irvine 写的 A Guide to the Good Life: The Ancient Art of Stoic Joy 里提到的,中文版叫《像哲学家一样生活》,在这里有我记的英文笔记。它是斯多葛哲学 (Stoicism) 提倡的一种练习方法。斯多葛哲学最早由古希腊哲学家提出,后来得到了古罗马哲学家的演绎。前任总理温家宝说他的枕边书《沉思录》就是由这个学派的践行者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所著。 简单来说,斯多葛学派认为我们的幸福感来自于平静 (tranquility) 的心理状态,这种状态摒除了消极的情绪(比如说焦虑和恐惧)。斯多葛主义者提出了很多达到这种平静的状态的方法,负面想象只是其中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一提到斯多葛就想到克己和节欲。斯多葛哲学并不制止我们去享受生活中美好的事物,它说如果有条件的话当然可以享受,但强调我们不能成为那些东西的奴隶。平静也不是完全没有情绪,只是没有消极的情绪,是一种“开朗的性情和安全的喜悦” (a cheerful disposition and secure joy)。此书非常值得一读。 除了斯多葛主义,现在人们经常提起的还有伊壁鸠鲁主义 (Epicureanism)。伊壁鸠鲁主义虽然属于享乐主义阵营,即认为人应该追求享乐 (pleasure) ,但它不认为所有的快乐都应该追求。它把快乐分为三种:自然而必要的快乐(食物、住所),自然但不必要的快乐(红酒)和不自然甚至空虚的快乐(吸烟)。它也提倡人们通过限制自己的欲望,追求第一种可持续的快乐。相比于斯多葛,我没有读到对这个学派在人生哲学方面比较好的叙述。这可能跟伊壁鸠鲁主义本身留存下来的文字就不太多有关,不像斯多葛有很多践行者的文字留存下来。不过想了解整体的理论可以看看这里、这里和这里。...

June 2, 2021 · 8 min

Book Notes: "A Guide to the Good Life: The Ancient Art of Stoic Joy" by William Irvine

It almost felt like this book was written for me. I’ve always been looking to draw ideas from philosophers about how to lead a better life. My questions must have already been figured out. But I was disappointed as those introductions discuss at length about topics like metaphysics and epistemology. With Darwin’s theory, I’m less interested in those. Irvine, as a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acknowledged in the book that current academia indeed pays little attention to “philosophy of life”, but it hasn’t always been the case....

May 28, 2021 · Book Notes

Book Notes: "Why Buddhism Is True" by Robert Wright

This is the second meditation-related book I’ve read. Last year in 2020, I read The Headspace Guide to Meditation and Mindfulness by Andy Puddicombe and liked it a lot. I got into the habit of daily meditation and benefited tremendously from a twenty-minute practice each day. I picked up this book not because of mindfulness meditation though. I didn’t know it has a lot about the author’s meditation experience. I wanted to learn more about Buddhism....

May 24, 2021 · Book Notes

快乐的反面

要回答快乐是什么,得给快乐下一个定义。 我说的快乐,主要是指 happiness,这个词一般被翻译为幸福。happiness 有很多不同的定义1,但一般来说它指的是长期积极的心理状态。需要区分的是,它跟 well-being 不太一样2(可以翻译为福祉3)。Well-being 包含了价值判断,即追求什么东西对人是好的。有人觉得应该追求世俗的成功,有人觉得天天躺着嗑瓜子也没什么,只要开心就好。我倾向于认为人生没有什么既定的意义,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追求。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不重要,每个人都应该有所思考,只是答案可以不同罢了。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会影响心理状态。 如果我们把快乐定义为长期积极的心理状态,那如何获得这种状态呢? 对快乐的追求有个悖论(paradox of hedonism) ,越是追求快乐,越难以感受到快乐。如果我们总是问自己是不是开心,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并不开心4。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应该把追求快乐放在心上。比如说主动去选择自己喜欢的适合的工作,相比于完全不在乎,就更有可能在工作中获得快乐。这个悖论告诉我们的是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对快乐本身的追求2。 如果过度追求快乐不是一个很好的策略,那或许我们可以避免不快乐。你什么时候会想起快乐这个东西的存在?通常就在快乐不存在的时候5。 那么,快乐的反面是什么? 就像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一样,快乐的反面很可能也不是悲伤。父母看到成年的孩子离家,会感到悲伤甚至流泪,但他们心底里应该是快乐的。 快乐的反面或许是焦虑。“考试没考好怎么办”,“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对方不喜欢我怎么办”。我们常常会对未来或者过去的事情感到焦虑而愁眉锁眼。 快乐的反面或许是无聊6。“每天工作都在重复着相同的事情“,“放假后在外面玩久了也挺没意思的”。对生活失去了兴趣和热情,便感受不到快乐。又或者是空虚7。要是父母在孩子离家后而不快乐了,除去对孩子的担心(焦虑),有可能是因为心里被孩子填满的那一块空间被掏空,找不到新的东西来填补。彻底失去了我们爱的人更是如此。 快乐的反面还可能是不满足。“等我赚的钱有他这么多就好了”,“等到买了房子就开心了”,“还是别人家的孩子好”。如果总是等得到了什么才快乐,那些像得到的所有就变成了快乐的前提8。我们总有想要的东西,我们永远也得不到快乐。 对你来说,快乐的反面是什么呢? 找到原因,我们才能更好地去思考如何避免或者解决。 Happiness on Wikipedia ↩︎ Highly recommend this article on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by Dan Haybron: 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happiness/ ↩︎ 知乎:伦理学中的「well-being」应该如何翻译成中文? ↩︎ “Ask yourself whether you are happy, and you cease to be so.” – John Stuart Mill ↩︎ “Happiness is evident more by its absence than by its presence....

May 21, 2021 · 3 min

快乐是什么

从爬山说起 前几年特别痴迷于爬山,基本上夏天的每个周末都要跑到山里。在大山里面是很快乐,但是平时的工作日却不是那么开心,心理落差很大。这种的快乐好像是取决于时间地点的。我在想,这样的快乐会不会长久?有没有意义?人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快乐? 疫情来了之后出门少了,虽然好像少了以往每个周末的惊喜,但感觉自己总体的心里状态却有了很大改善。这就让我对这些问题更加好奇了。 当然,这样的问题总是容易变得虚无缥缈。我也不期待找到终极答案。或许就没有,或许寻找答案的过程就是人生。但这不妨碍我现在去开始探索这些问题,形成一个初步的认识,总结一些原则,这样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也可以不断摸索反思和改进。 打算写几篇文章来记录一下我的认识。这是第一篇,就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好了。 快乐是一种物质吗 虽然不能绝对地说快乐到底是由哪一种东西导致的,但现在科学家可以很确定的说这跟大脑分泌的多巴胺有很大关系1。 首先多巴胺跟回报/奖励相关。我们吃饱喝足后,大脑会释放多巴胺。嗑药和酒精会刺激大量多巴胺的分泌。如果其分泌受阻,我们会感到抑郁。 决定多巴胺分泌多少的算法非常高级。如果一只猴子每按10次按钮我们就奖励他一颗葡萄干,他的大脑会释放10份多巴胺。这时候如果他按了10次一下子得到了两颗葡萄干,突然会有20份的多巴胺。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得到了更多当然更快乐。但是如果这之后每次都给他两颗,那么渐渐地多巴胺就回到了之前的水平,只有10份了。那下次只给他一颗呢?多巴胺的水平反而会下降。我刚开始爬山的时候,到哪儿都很兴奋,到哪儿都觉得好看。后来去的地方多了,就只想去更好看的地方。如果爬到山顶发现没有以前见过的好看,反而会觉得失望。 在另外一个实验中,猴群A每次只得到两颗葡萄干,猴群B每次能得到20颗。猴群B会更快乐吗?并不是。当给他们的奖励加倍,给A和B分别4颗和40颗的时候,两群猴子都得到了同等数量的多巴胺增加,而给他们的奖励减回到原来的数量时,多巴胺减少的水平也是一样的。我爸在国内也每周去爬山,我总是忍不住说他那儿的风景太普通了。可是估计我也没比他高兴多少,他看到好的景色多分泌的多巴胺跟我看到时多分泌的量是一样的。 这两个实验说的是多巴胺的第二个性质,它释放的量不是绝对的,而是比较其他可能性而言的。 让我们来看第三个性质。当知道什么时候会获得奖励的时候,多巴胺的分泌就更多来自于对奖励的期待,而非奖励本身了。说回之前吃葡萄干的猴子们。给他们加一个信号灯,在信号灯亮了之后表示实验开始,此时按按钮才有效。在信号、按按钮和有葡萄干吃这一系列事件的关系确立之后,当信号灯亮起,他们的大脑就会释放大量的多巴胺了,比吃到葡萄干之后还要多(见下图)。还记得双十一买买买之后的激动吗?尤其是收到短信让你去取包裹时候。 为什么多巴胺会在信号灯亮了之后大量分泌呢?从自然选择的角度很好理解。我们知道自然选择最在意的,并不是啪啪啪之后的快感,而是驱使你去做这件事情,因为这样基因才有可能传递下去 2。多巴胺是为了让我们在追求回报的过程中获得快乐。 多巴胺并不只在这些立即的奖励机制中起作用,延迟的奖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多巴胺驱动的。有人说爬山这么累,不就为了到山顶看一眼。但对我来说爬山的全程都有有持续增加的多巴胺来让我爬到山顶(见下图)。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好奇心也跟多巴胺紧密相关。我们越是感到好奇,大脑会释放越多的多巴胺。这些多巴胺会刺激跟学习和记忆相关的海马体,让我们更容易记住所学的内容 3。所以以后别打鸡血了,打点多巴胺吧。 不过,多巴胺也不能随便打。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多巴胺的几个性质。 多巴胺会在得到奖励(回报)之后分泌 大脑分泌多巴胺的多少是通过跟其他可能得到的回报比较而来的 多巴胺的分泌更多来自于对奖励的期待,而不止是奖励本身 多巴胺促使行动,让我们在追求回报的过程中获得快乐 我们可以运用这些性质来重新理解一下这些道理。 欲望是无止境的。我们总是高估某样东西或者某件事情能带给我们的快乐,忘记了我们会适应新的变化。总是把原来设定的目标点不停地往前移,无论跑得再远都没有办法追上。在盲目往前奔跑的同时,原本让我们感到满足的东西也不再能提起我们的兴趣。吃惯了山珍海味,住惯了豪华酒店,便难以体会到简单朴素的东西带给我们的愉悦感。习惯了从手机屏幕上获得大量的快感,便难以静下心来去完成需要长时间投入但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那怎么办? Ulysses 为了抵制海妖 Sirens 的诱惑,把自己和船员绑起来,堵住耳朵。主动避免过度的刺激,降低兴奋的阈值。把手机放远一点。至于欲望,一方面去改变自己和欲望的关系,另一方面训练自己只想要已经拥有的东西(以后会详细说)。 不过别忘了,多巴胺让我们堕落,也让我们进步。试着利用多巴胺带来的驱动力去做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事情。当然,即使是好的追求,也最好不要被多巴胺所绑架。The mountains are calling and I must go. 这句话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但如果去不了,我也依然要快乐。 本文图片及实验摘自 Sapolsky, Robert M. Behave: The biology of humans at our best and worst. Penguin, 2017. ↩︎ Dawkins, Richard. The Selfish Gene. Oxford, 1989. ↩︎...

May 15, 2021 · 5 min

2020这一年: Blue Sky

2020 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非常不同寻常的一年。这一场疫情波及全球的每一个角落。所幸的是我自己以及身边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经历新的事情总会有新的认识,这次也不例外。总体来说这一年过得还是比较随性的(以前的我可能会用「慵懒」这个词哈哈),不过也还是做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冥想与快乐 关于冥想由于越写越多,就单独拿出来了。另一个于此相关的话题是快乐与幸福感,或者说这是从一个更大的视角来看的吧,也是我今年试图去研究的主题。虽然有一些角度还没来得及去了解,不过也可以先总结一下。 去年过得非常现充,基本上每周末都在山里跑,但实话说有时候会感觉缺了什么。有一次在开车到山里的途中想,这样的快乐是能持久的吗?我需要经常往山里跑才能感受到这种快乐吗?还是说这是一种 hedonic treadmill ,总有一天我会厌倦而不能从中感到乐趣。这会不会类似于我们常听到的,有钱人并不总是更加快乐,金钱买不来幸福。换句话说,什么是真实的长久的幸福? The Blue Zones of Happiness 的作者调研了世界各地幸福指数最高的地方,总结道,幸福有三个部分,可以用 3P 来概括: Pleasure (愉悦感):哥斯达黎加的居民活在当下,每天至少有六个小时来社交,学术界用人们每天高兴的时间来衡量这个指标。 Purpose (意义感):丹麦的人们有自己的社区,孩子都是由社区一同抚养成人,国家也有很好的福利。这是指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和对生活意义的追求来生活。 Pride (成就感):新加坡的富商执掌跨国公司,为事业奔波的同时也能给家人带来很好的生活。学术界称之为 evaluative happiness,它衡量人们对自己成就和地位的满意程度,是一种对生活总体满意程度的评价。 我觉得亚洲文化,我们所说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更多的是强调第三个方面。我也意识到自己以前会更侧重在 pride 上面,比如说如果好几天都在外面玩而没有“学习”,我多少会感觉到不舒服。我能感觉到作者对此是持保留态度的,他称之为 happiness in the rearview mirror (从后视镜看到的幸福感)。他描述到他跟那位新加坡富豪聊天,“九年前你说你的目标是星期天跟孩子们一起过,你达到了吗?” 富豪沉默了许久,带着懊悔的语气说道,“我没有”,眼泪在眼眶打转。 每个人在这三个方面所分配时间精力的比例有所不同,但是它们应该都是缺一不可、相辅相成的。Designing Your Life 中提到如何具体评估自己当前的状态,说可以用 Health/Work/Play/Love dashboard,即从自己当前的身心健康状况、工作情况(不只是赚钱的工作,还包括比如做家务这种为了达到其他目的所做的事情)、玩乐情况(为了做这件事本身而做的事情)、和与他人的关系来给自己打分。 不过再细想一下,pleasure 更注重当下感性的体验,而 purpose 和 pride 似乎很类似,都更偏向理性层面,更偏向回顾性的。大概区别在于 purpose 更个人和主观一些,而 pride 更多的是社会客观层面的评价。 Thinking, Fast and Slow 提出了更简单的模型。卡尼曼说我们有两个自我,分为体验自我 (experiencing self) 和记忆自我 (remembering self)。顾名思义,前者更关注当下的体验,而后者在给出判断的时候是依赖于记忆的。有趣的是,这两个自我得出的结论并不总是相同的,甚至有时候是相互矛盾的。书中提到 Gallup 的全球幸福调查也会据此分成两个方面:人们在生活的过程中所体验到的幸福感,和当人们评价自己的生活所给出的判断。可以看出来,前者对应 pleasure,后者对应 purpose 和 pride。我想这大概解释了前面所说的很有钱但是不那么快乐的情况:金钱往往能提升生活的满意度,但对于体验本身带来的快乐,当收入达到一定的阈值就不再增加了,甚至收入越高体验能力还会越低。 体验上的快乐主要来自于关系。这里的关系一般指人和人的关系,卡尼曼说,(除了身体的影响),快乐基本上就是把时间花在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身上。但我觉得这里的关系可以更加广义一些,包括宠物、艺术1、运动2、自然等等。我自己在弹琴和爬山上也有类似的体会。 意义 在通过各种「关系」获得足够快乐的同时,我们还会去追求意义(说了这么久我发现这个逻辑基本上就是马斯洛的需求层级理论)。那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有既定的意义吗?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应该」做的吗?...

December 31, 2020 · 15 min

养成冥想的习惯

每天花20分钟冥想,不知不觉已经100天了。开始冥想之后能感觉到好多方面都有了改善,心态有了很大不同。虽然很早就知道冥想的好处,但一直没有认真对待。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次开始前并没有下「我要坚持一个月」之类的决心,在解决了几个问题之后这个习惯的养成就如水到渠成。我甚至都没有用什么方法来提醒自己,每天一到时间就觉得应该坐下来静一静。 总结一下之前没能养成习惯的原因,主要有三个。首先是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有益,它对自己的意义是什么。当然,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找到很多科学研究出来的好处。这里的「不知道」更多是指不能从自身的理想和感性层面去认识(所谓「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在那里坐几分钟什么事都不干就能减少焦虑、提高注意力、改善睡眠,甚至还能改变大脑结构?它跟我自己有什么关系?我希望通过冥想来达到什么目的? 第二是对怎么冥想不太熟悉,不知道怎么做。很多人都鼓励冥想,但不同人说的方法好像又不完全一样。冥想可以说得很简单:拿出几分钟安静的时间,用舒服的姿势坐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呼吸上。但真正去做的话就会发现没那么简单,会遇到有很多问题,而如果问题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就很难持续下去了。 第三是没有找到固定合适的时间。以前断断续续的冥想基本都在睡觉前。早上起床要上学或者上班,一早上自我感觉也不差,觉得没必要。而白天总要忙各种事情,只有到了晚上快睡觉了才想起来。很多时候到了晚上,某些事情导致心情不好,于是想用冥想来让自己平静一下。但我发现晚上这个时间很容易太累或者太困,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动机 今年初觉得自己的情绪状态不太好。回顾我对自己的认知或者情绪的管理,最开始是受到刘未鹏1 的影响。他的认识是,我们在处理关系上(跟自己和跟他人)的一些不成熟,大多来自成长经历中遇到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会潜移默化地形成一些不为我们所意识到的惯有模式。当遇到类似的事情,我们很容易直接陷入这些惯有的但很可能不再适用的模式,就像黑匣子一样,我们受其影响却不自知。如果我们点亮一盏灯去探寻这个黑匣子里面深藏着什么,它们怎么跟我们现在的思维和行为相连结,慢慢就会发生改变。 随着一段时间的自我觉察,我的确能感觉到我的某些下意识的反应是跟小时候的某些经历相关的,但是让我感到苦恼的是,虽然我能意识到问题,但我的情绪还是不能改变。打个比方,当某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会受制于心中自动升起的情绪,就像无缘无故地掉到一个漆黑一团的地方。通过「觉察」,我能清楚地看到这个「洞」的样子而且知道为什么掉进去,但我却无法爬出来,更别说让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避免掉进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找来一本经典的基于认知行为疗法的书 Feeling Good. 这本书的核心观点是,事件产生观点,观点产生情绪。消极的、不实际的观点导致消极的情绪。那么要避免消极情绪,就要改变观点这个中间环节。书里概括了常见的 Cognitive Distortion 的类别,同时给出了一些练习方法。其中一个方法是事后来做分析,我在事情发生时自动产生了哪些想法(类似于前面说的觉察),这些想法都是如何扭曲的,理性的想法应该是什么。比如说,我一件事情没做好;自动的想法可能是,我真没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通过分析,我意识到这个想法属于过度概括;那么理性的想法是,我只是「这」次没把「这」件事做好,并不意味着我以后也做不好或者其他事也做不好。总结来说就是运用理性思维来反驳不实际的观点,逐渐建立更加客观的认识。 这个方法固然有其道理,但和小伙伴讨论之后也认识到,这本质上还是在下判断,是在一个既定框架下试图用更加理性的积极的判断来取代不理性的消极的判断。第一,正如惯有的判断有不足,为什么新的判断就一定是对的,普遍适用的?第二,当我们真正能够理性思考的时候,大概事情都要过去一段时间了。而且,下判断是一件需要运用理性思维的费脑力的事情,需要费力的事情往往不容易坚持。第三,设想,由于总是需要一个从消极想法到积极想法的转变过程,以后即使遇到问题我们能很快的转变过来,但会不会这个思考的过程会一直存在。这就意味着这个过程总是提醒着我们原本那个消极想法的存在。第四,我们的情绪真的是想法产生的吗?我们真的能确切地看清楚那些想法吗?我们的情绪大脑又能听从理性大脑的指挥吗? 总的来说这个方法似乎不那么「高级」:它教我们用新观点来解决旧观点的问题,结果可能是我们依然被困在形形色色的观点里。相比之下,正念冥想不区分观点情绪的好坏,它告诉我们,这些念头都是转瞬即逝的,放下就好。这就仿佛是在一个更高的维度来看问题,听起来很厉害。 想到这里我还是将信将疑。我当时最大的疑惑是,或好或坏,情绪的确驱动我们去做一些事情,放下情绪会不会意味着我们就不在意了?不过,这不妨碍我去试一试。 方法 Like a dog chasing its own tail, we attempt to use thinking to escape our own thinking. Much better to simply let go. — Andy Puddicombe @andypuddicombe Andy Puddicombe 曾弃学到东方成为僧人,练习了十几年的冥想,他回来后创办了Headspace app 并将他的经历和体会写在了 The Headspace Guide to Meditation and Mindfulness 书里(很容易读,国内翻译为简单冥想术,稍微看了几页,还是推荐原版)。 Headspace app 几年前就用过了,不过就像前面说的,我之前一直把它当成「药」一样,在内心烦躁的时候才想起打开它用一用。安静地与自己相处几分钟后,我也通常能感受到自己更加平静了一些,然后心情变好了就把它抛到了脑后。Andy 告诉我,冥想是一项需要学习的技能,同时也是一种体验。就像跑步之于锻炼身体,冥想作为锻炼大脑的一项技能,需要去练习,同时在经历这份体验的过程中产生自己的理解和收获。 书里有很多很好的比喻,我前面提到的「洞」就是其中的一个,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蓝天 (blue sky) 的比喻。我们的心神2 就像天空一样,有时候我们觉得岁月静好,这时候的天空是蔚蓝的,可能有几朵漂浮的白云,给我们带来美好的感受;而有时候我们会感到悲伤或者愤怒,这时乌云密布,甚至狂风暴雨。坐过飞机的我们都知道,无论地面上看起来天气怎么样,当我们飞到高空穿过云层,看到的永远是平静祥和的蓝天。这个蓝天便是我们心神本来的样子,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训练感受到的 headspace3。...

December 22, 2020 · 8 min

工作三年多,聊聊一句话

过去一年多自己在工作上有些折腾,在公司内部换了两次组,然后现在又回到了第一个组,这个剧情发展我自己都有些惊讶。在不同的环境下工作过之后,回到原组(以下用A组指代)竟然最舒服。这一年多来的感悟和收获概括一下,其实就一句话,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适合什么,以及想要什么。 在A组待到一年半的时候如愿升职了,于是就想着换一个组锻炼一下。换组的主要原因是觉得这个组的技术栈比较单一,新项目都是大同小异的,只是为了解决不同的业务问题而已,希望能去一个技术比较强的组学习。还有一个原因是觉得在这个组大家太 chill 了,其乐融融,也没什么压力,大家以前不是都说“有压力才有动力” 吗,那或许应该 push 一下自己。 于是有些草率地跑到了B组。说“草率”其实是后来的认识,当时还是试图做足功课,跟 manager 聊了两次,也跟组员聊了,还看了大家给 mgr 的打分,同时面试也不容易(给了我这个组 bar 很高的感觉),心想哪能有太大问题。可是后来在B组的经历挺不好的。当时的项目只有我跟另一个在远程工作的组员做,组里不同项目的人没什么交流,我感觉每天上班都跟机器一样,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当时的 mgr 仿佛更热衷于 science 方向而不是 managing ,经常跟 scientists 讨论研究问题,就是对我的体验和需求不怎么上心,很多问题不帮我解决。我曾经以为A组的 mgr 每周 one-on-one 问我开不开心没什么意义,以为A组每周的 happy hour 也没什么意义,那时才意识到有一个真正关心你的 mgr 是多么难得,才意识到工作的环境和组员的关系也是如此重要。 我曾经以为作为 mgr 也要“上进”,要不断 “学习” 才行,我那时才意识到,判断一个 manager 最简单的方法(从自己作为下属的角度)就是看 ta 关不关心你的需求,以及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去真正帮你解决问题。不能看 ta 说了什么答应了什么,而要看 ta 到底做了什么。比如有些 mgr 会积极地让你写 career doc,但 ta 从来不跟你 review;有些 mgr 在 one-on-one 只讨论项目或者 ta 自己的想法,从来不问你的状态,或者问了却又不当回事;甚至有些从来不跟你设定一个正式的定期的 one-on-one. 而且通过这个经历,我对“什么组是好组”也有大概的认识。首先 mgr 要关心你的职业发展和需求,要关心你每天工作得是否开心,这是最基本的,我觉得这个标准的比重至少占 50%。然后是这个组做的项目好比较有意思,有技术上的挑战(每天做事不会觉得太无聊)。然后是组员之间的氛围要好。说白了这些都是决定你每天工作是否会开心,以及能否从工作中进步。像组里的 oncall/ops 是否会很重这些其他因素,如果这三点好了,都不会太差的,至少会往好的方向改进。我觉得这些方面对 junior engineer 比较重要,senior 受到直属 mgr 的限制应该会小很多。...

September 7, 2020 · 5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