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看到一位投资人说,看了别人的投资分析,觉得他们非蠢即坏。说来我也惭愧,我也会不自觉地给别人下判断。离西雅图车程两个半小时的雷尼尔雪山国家公园是我去过的最美的地方。她最美的时候一般在清晨或者傍晚,中午阳光过于刺眼,但游客是最多的。我以前常常不理解这些人怎么选择最坏的时候游览。

有人问起 Morgan Housel 这些年他的投资观点有什么变化,他说他现在更少评价别人怎么投资了,因为至少有一半你不认同的人是在玩和你不同的游戏(Tweet)。

投资中的一个大问题是我们把它当成数学来对待,2+2=4 对你对我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但我认为它更接近于体育运动,同样聪明和有才华的人根据他们玩的游戏会做完全不同的事情。– Play Your Own Game

万维钢在得到的专栏里讲过一个 NBA 传奇巨星张伯伦的例子。他有一个著名的弱点,就是罚球命中率非常低。虽然有一个方法可以大大提高他的发球命中率,但他不用,因为这个姿势不好看,中国人叫「端尿盆」。看似不理性,其实不是。赢球并不是他唯一的目的,他还非常想吸引女性,所以不做这个小家子气的动作。

张伯伦宁可命中率低,也不端尿盆

张伯伦宁可命中率低,也不端尿盆

Housel 给了两个建议。

1. 弄清楚你在玩什么游戏,然后玩好它(并且只玩它)。 Figure out what game you’re playing, then play it (and only it).

我一开始投资对自己的目的也很模糊,听到风吹草动就赶紧作出反应,但新闻里的投资大佬显然玩着跟我完全不一样的游戏,我没必要听他们的。既然我关注的是长期收益,就关掉新闻自己定投就好了。

弄清楚自己在玩什么游戏不容易。之前有段时间觉得工作和兴趣冲突,十分苦恼。朋友的一个观点让我醍醐灌顶:知道社会的运作规则,按照这个规则去玩,但不用把规则当成目标。我不能一拍脑袋就不工作了,毕竟我还要养活自己,但我不用把现有的工作当成人生目标。玩的游戏变了,玩法自然也会改变。

想清楚了自己在玩什么游戏,玩好它不容易,特别是只玩它而不受别人的影响。

「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的原因之一是很容易被其他人的玩法所影响。写 newsletter 也是这样。不同的创作者有不同的目的,全职创作者需要不断增长读者数和获得盈利,但我一开始只是想通过写作总结自己的思考、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走偏了(这不意味着要固守成规,只是清楚现阶段的目的,玩什么游戏自己来定)。

2. 少评价 ‌Judge less.

开车的时候遇到野蛮的司机,很容易路怒。我尽量提醒自己,我不知道别人经历着什么,可能他们赶着去见亲人最后一面。

和「事不过三」newsletter 的作者文浩聊天,我说有时候我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语气和形式来写作,比如别人会不会觉得我道理讲太多了好为人师。他说了三个字,简单而有力,「做自己」。

允许我们做自己,也允许别人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