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听过这个故事──有两条小鱼快乐地游着,碰到一条老鱼从对面游过来。老鱼向他们点头问好:「早上好啊小伙子们,今天的水怎么样?」两条小鱼接着游了一会儿,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水是个什么东西?」1

听完这个故事后有人反应道,那两条鱼真是太蠢了。

先别急着下结论,还有一个故事──假设你站在一艘游轮里,手里拿着一个小球。问:你手中的球在以多快的速度运动?你可能说,它没动啊。但问问水里的鱼,(如果它们会说话的话),它们会告诉你小球正和游轮一起运动。

这两个故事放在一起,让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不论那两条鱼再蠢,它们也都比船上的人有智慧,他们更能看清现实。

换句话说,无关智商高低,无关知识多少,如果你能站在既定环境之外看事情,如果你能想办法更加接近现实和真相,你往往能比别人更有智慧,做出更好的决定。

一、换一个系统

很多人说出国后改变了很多,我自己也不例外。比如我出国了才意识到,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围绕学习成绩而优化一切。这当然是因为在那个环境下有很多好处,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家里,很多事情都自动变得更容易。但一人在国外,没有排名和班级,我觉得自己很不适应,就连社交这件基本的事我都不太会。

最近的改变来自于两年前疫情爆发,我曾以为只有户外和自然才能让我快乐,可后来发现总要出门其实是一种执念,不怎么跑去大山里了也没什么,在家里反而待得更安心。我也因此开始读更多的书,重新反思什么是最重要的。

社会、家庭、周围人的影响就像水之于鱼,如果不想办法关注不同的信息,主动选择或改变自己身处的系统,往往很难自知。我每次和国内的同学聊天,总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无形的压力,买房也好、加班也好,我曾以为所有人都这样。但最近通过写作认识了很多过着不一样生活的朋友,让我看到了即使在相同的大环境,也有人能跳出来。

当然,这并不容易。我出国的前五年都还是活在中文世界里,朋友圈几乎是我唯一的信息来源。当我开始阅读英文信息,我才发现了更大的世界。庆幸的是,互联网打破了地理的限制,我看到很多优秀的创作者都习惯阅读英文。

二、换一个视角

现在教人「做什么」的信息比比皆是。复制行为很容易,也让自己感觉良好,但把别人的解决方案生搬硬套,往往不成。

我很喜欢 The Knowledge Project 播客,Shane Parrish 会采访各个行业的顶尖选手。喜欢的原因是总觉得他的提问恰到好处,不过我也说不上是怎么好。后来看到他自己的解释:「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个播客让人感觉如此特别,那是因为我常常问反思性问题。我不想要答案,我想要经验。 我想让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告诉我你学到了什么,让我通过你的眼睛看世界,让我闻一下你闻到的味道──让我明白。这并不意味着我同意受访嘉宾所说的,我只是想透过他们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除了运用理性,《暗时间》的作者刘未鹏在《如何有效地记忆与学习》中还提到了可以带动情绪。「光是看看别人做或听着别人说还不够,往往到了自己就想不起来…… 其中一个关键的原因也许是『别人的事情』和『自己的事情』在大脑中的加工方式是不一样的,别人撞墙你也许不仅不疼还会幸灾乐祸,自己擦破皮就龇牙咧嘴了…… 一个弥补的办法在于努力设想自己处于别人的境地,经历别人所经历的事情,感受它们,使它们和你的情绪记忆挂钩(进化赋予我们的情绪是提取的绝佳线索,也是强化记忆的最佳催化剂)。」

三、换一个工具

「如果你手里有一把锤子,所有东西看上去都像钉子。」

查理·芒格在 1994 年的一个演讲很有名,主题是《论基本的、普世的智慧及其与投资管理和商业的关系》(A Lesson on Elementary Worldly Wisdom As It Relates To Investment Management and Business)。他打了个比方很逗,说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思考,你就像一个「参加踢屁股比赛的单腿人」一样。

那如何掌握他所说的「基本的、普世的智慧」?

首要规则是,如果你只记住一些孤立的事实,试图把他们硬凑起来,实际上你并不理解任何东西。如果那些事实不能被挂在「理论的网格架」上,你不能将他们派上用场。2

你要在大脑里建立思维模型,而且要把你的经验,直接的间接的,排列在「模型的网格架」上。你可能注意到有些学生只是想着怎么记忆,然后把记住的原封不动地倒出来。好吧,他们在学校和生活中都是失败的。你必须将经验挂在大脑中的「模型网格架」上。

什么是思维模型?第一条规则是你必须要有多个模型──如果你只有一两个,人类心理的本性会歪曲现实,让现实刚好符合你的模型,或者至少你自己会这样觉得……

这些模型需要来自多个领域,因为这个世界的所有智慧不会只存在于某个单一的学科之中……

你可能会说,「我的天,这听起来也太难了吧。」 不过,还好,这没那么难,因为 80 到 90 个重要的思维模型就能在 90% 的程度上让你成为一个具有普世智慧的人。而且,只有很少的几个模型非常重要。

不过实话说,如何运用多个模型来分析问题我还没有太深的体会。或许之前提到的,把财富积累的复利思维用在技能提高、健康生活、以及人际关系上算是一个浅显的例子。希望以后了解更多了再和你分享。

当然,认清现实、看到真相只是第一步,我们还需要做出正确的反应。拿《The Great Mental Models》里的一句话作为结语:「与我们被教导的相反,更好地思考不是要成为一个天才,而是关于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揭示现实,以及在这之后做出什么样的选择。」3


  1. 两条小鱼的故事来自于 David Foster Wallace 的演讲《This is Water》。 ↩︎

  2. 「网格架」这个词来自于 latticework,有点像镂空屏风,可以看一下 Wikipedia 的词条。有人把「latticework of theory」翻译成「理论框架」,我觉得不是很恰当,因为这个翻译暗指这些理论是相互统一协调的,但我认为原文没有这个意思。「理论框架」翻译回英文可能是「framework of theory」,和 latticework 不太一样。 ↩︎

  3. “Contrary to what we’re led to believe, thinking better isn’t about being a genius. It is about the processes we use to uncover reality and the choices we make once we d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