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是什么

从爬山说起 前几年特别痴迷于爬山,基本上夏天的每个周末都要跑到山里。在大山里面是很快乐,但是平时的工作日却不是那么开心,心理落差很大。这种的快乐好像是取决于时间地点的。我在想,这样的快乐会不会长久?有没有意义?人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快乐? 疫情来了之后出门少了,虽然好像少了以往每个周末的惊喜,但感觉自己总体的心里状态却有了很大改善。这就让我对这些问题更加好奇了。 当然,这样的问题总是容易变得虚无缥缈。我也不期待找到终极答案。或许就没有,或许寻找答案的过程就是人生。但这不妨碍我现在去开始探索这些问题,形成一个初步的认识,总结一些原则,这样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也可以不断摸索反思和改进。 打算写几篇文章来记录一下我的认识。这是第一篇,就从最实际的角度出发好了。 快乐是一种物质吗 虽然不能绝对地说快乐到底是由哪一种东西导致的,但现在科学家可以很确定的说这跟大脑分泌的多巴胺有很大关系1。 首先多巴胺跟回报/奖励相关。我们吃饱喝足后,大脑会释放多巴胺。嗑药和酒精会刺激大量多巴胺的分泌。如果其分泌受阻,我们会感到抑郁。 决定多巴胺分泌多少的算法非常高级。如果一只猴子每按10次按钮我们就奖励他一颗葡萄干,他的大脑会释放10份多巴胺。这时候如果他按了10次一下子得到了两颗葡萄干,突然会有20份的多巴胺。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得到了更多当然更快乐。但是如果这之后每次都给他两颗,那么渐渐地多巴胺就回到了之前的水平,只有10份了。那下次只给他一颗呢?多巴胺的水平反而会下降。我刚开始爬山的时候,到哪儿都很兴奋,到哪儿都觉得好看。后来去的地方多了,就只想去更好看的地方。如果爬到山顶发现没有以前见过的好看,反而会觉得失望。 在另外一个实验中,猴群A每次只得到两颗葡萄干,猴群B每次能得到20颗。猴群B会更快乐吗?并不是。当给他们的奖励加倍,给A和B分别4颗和40颗的时候,两群猴子都得到了同等数量的多巴胺增加,而给他们的奖励减回到原来的数量时,多巴胺减少的水平也是一样的。我爸在国内也每周去爬山,我总是忍不住说他那儿的风景太普通了。可是估计我也没比他高兴多少,他看到好的景色多分泌的多巴胺跟我看到时多分泌的量是一样的。 这两个实验说的是多巴胺的第二个性质,它释放的量不是绝对的,而是比较其他可能性而言的。 让我们来看第三个性质。当知道什么时候会获得奖励的时候,多巴胺的分泌就更多来自于对奖励的期待,而非奖励本身了。说回之前吃葡萄干的猴子们。给他们加一个信号灯,在信号灯亮了之后表示实验开始,此时按按钮才有效。在信号、按按钮和有葡萄干吃这一系列事件的关系确立之后,当信号灯亮起,他们的大脑就会释放大量的多巴胺了,比吃到葡萄干之后还要多(见下图)。还记得双十一买买买之后的激动吗?尤其是收到短信让你去取包裹时候。 为什么多巴胺会在信号灯亮了之后大量分泌呢?从自然选择的角度很好理解。我们知道自然选择最在意的,并不是啪啪啪之后的快感,而是驱使你去做这件事情,因为这样基因才有可能传递下去 2。多巴胺是为了让我们在追求回报的过程中获得快乐。 多巴胺并不只在这些立即的奖励机制中起作用,延迟的奖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多巴胺驱动的。有人说爬山这么累,不就为了到山顶看一眼。但对我来说爬山的全程都有有持续增加的多巴胺来让我爬到山顶(见下图)。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好奇心也跟多巴胺紧密相关。我们越是感到好奇,大脑会释放越多的多巴胺。这些多巴胺会刺激跟学习和记忆相关的海马体,让我们更容易记住所学的内容 3。所以以后别打鸡血了,打点多巴胺吧。 不过,多巴胺也不能随便打。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多巴胺的几个性质。 多巴胺会在得到奖励(回报)之后分泌 大脑分泌多巴胺的多少是通过跟其他可能得到的回报比较而来的 多巴胺的分泌更多来自于对奖励的期待,而不止是奖励本身 多巴胺促使行动,让我们在追求回报的过程中获得快乐 我们可以运用这些性质来重新理解一下这些道理。 欲望是无止境的。我们总是高估某样东西或者某件事情能带给我们的快乐,忘记了我们会适应新的变化。总是把原来设定的目标点不停地往前移,无论跑得再远都没有办法追上。在盲目往前奔跑的同时,原本让我们感到满足的东西也不再能提起我们的兴趣。吃惯了山珍海味,住惯了豪华酒店,便难以体会到简单朴素的东西带给我们的愉悦感。习惯了从手机屏幕上获得大量的快感,便难以静下心来去完成需要长时间投入但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那怎么办? Ulysses 为了抵制海妖 Sirens 的诱惑,把自己和船员绑起来,堵住耳朵。主动避免过度的刺激,降低兴奋的阈值。把手机放远一点。至于欲望,一方面去改变自己和欲望的关系,另一方面训练自己只想要已经拥有的东西(以后会详细说)。 不过别忘了,多巴胺让我们堕落,也让我们进步。试着利用多巴胺带来的驱动力去做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事情。当然,即使是好的追求,也最好不要被多巴胺所绑架。The mountains are calling and I must go. 这句话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但如果去不了,我也依然要快乐。 本文图片及实验摘自 Sapolsky, Robert M. Behave: The biology of humans at our best and worst. Penguin, 2017. ↩︎ Dawkins, Richard. The Selfish Gene. Oxford, 1989. ↩︎...

May 15, 2021 · 5 min

生活在西雅图是种怎样的体验

去年第一次来西雅图的时候是二月份,阴雨天,冷。从国内带来的伞,在圣地亚哥待了近两年都没怎么用 ­,来西雅图的第一天就被吹断了。所以因为工作搬来西雅图的时候是一百个不愿意。 生活了一年多,慢慢意识到西雅图真是个严重被低估的地方。觉得这里就像一个藏宝库一样,周围的自然风光不停地给我惊喜。 西雅图周围的山太多了,看看地图就知道,附近的国家公园就有三个,以至于这个夏天基本只要天气好没有公司的事儿都会往山里跑 。前几天算了算,今年走了近二十条 trails,爬了 31200 ft,加起来比珠穆朗玛峰还稍微高一些 。露营也是今年才开始的,从六月份第一次露营,到现在在野外睡了五个晚上 。作为一个户外新手,这些事情想想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今年在西雅图附近走的第一条严格意义上的 trail 是很多朋友推荐的 Lake 22 (5.4miles, 1486ft elevation gain, 离市区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六月初山顶还有一些雪,但是已经没有雪崩的危险。 对山顶有湖的 trail 特别着迷,接下来的周末去了 Heather Lake (4.6miles, 1194ft,离市区约一个半小时车程)。爬着爬着下雨了,让我想到了那句“山色空蒙雨亦奇”。 仔细看山上有很多小瀑布,觉得特别有意思。 一到新月就想去看银河,于是六月中去了 Baker Lake(离市区约2小时车程)第一次露营。第一次真是没经验,下午才跑到营地,结果大部分都被占了,好在还有一个私人运营的有空位。晚上湖面倒映着银河特别美 。 Annette Lake (9.3miles, 2112ft, 距离市区约45分钟车程) 是我自己去的。一个人爬山的好处就是可以完全放空自己,敞开心去接受大自然所呈现的一切。 七月中到八月中是去Mt. Rainier雷尼尔雪山国家公园的黄金时间,此时野花正在山间慢慢盛开。7月中旬我们周六一早就去抢sunrise区域的营地,走了一条叫Burroughs Mountain 的 trail (9.5miles, 2591ft),后来还看到了雪山银河,看到了日照金山,虽然基本就没怎么睡,但是那二十四小时过得太值了。 接下来又去了两次 Rainier, Paradise区域的 Skyline trail (5.5miles, 1758ft) 是经典,野花盛开的时候随处都是风景,跟自己说每年都要来爬一次。估计很多朋友都去过,这里就放两张小动物照好了。 几只本来在打架的土拨鼠,被我们围观得一脸懵逼 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在8月12号那个周末。我们往北开了近三个小时到了 Artist Point,这里是开车可达的山顶,周围峰峦叠嶂,还有 Mt. Baker和Mt. Shuskan两座雪山。跟小伙伴裹着睡袋躺在山顶看如烟花般绚烂的流星。哦对了山脚下河水旁的营地也很难忘。 时间快进到10月份。虽然华盛顿州叫The Evergreen State,没有New Hampshire或者Alaska那样漫山遍野的秋色,但金松 (Larches) 搭配山峰所带来的美也是无与伦比。去年抓住秋天的尾巴去了 Lake Ingalls (9miles, 2500ft, 距市区2个半小时车程),一直念念不忘 。...

October 28, 2018 · 3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