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觉得我写的东西挺无聊的,没什么有意思的观点。虽然有好多书想读,但又读得很慢。自己的生活也是如此。运动没那么积极了,以前说饮食要以植物为主,但现在又嫌麻烦,睡眠也没那么注意,常忍不住睡前看电子屏幕,还弄得很晚。

还好多年来写日记的习惯让我能和自己对话。这是我对自己说的。


你说你读书慢,那要读得多快才算快?如果你觉得一个月一本慢,那每周读一本?还是要每天读一本?如果每天一本,一年读 365 本,你还是没法把所有的知识都读完,你还是会发现新观点,你还是会觉得自己无知。

和平均人比较一下,或许会让你好受一些。2018 年阿里发布的读书报告称,中国人均购买纸质书 5.5 本。你超过了平均值。但这么想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你觉得自己读书慢本身就来自于比较。Blas Moros 在他的网站上发布了 725 本书的读书笔记,Derek Sivers 有 320 多本,你希望你也能赶上他们。

你希望能赶上他们是因为你认为更多的书能给你更多的知识。不仅能让你写出更有意思的内容,还能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你会读懂科学文献来了解人类对健康的最新认识;你会懂得如何投资,更加淡定地面对不确定性;你会获得更多的机会,你能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情,你希望有一天你可以跳着踢踏舞上班;你还会结识更有趣的人,培养更好的关系,帮助更多的人。换句话说,你认为读更多的书后你就更幸福和快乐了。


如果说这么想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那你对好习惯崩塌的忧虑则来自于对自己不够好的责怪。

你知道健康生活的重要性。你知道好的睡眠有助于你的身体和心理健康,能帮你记住你白天学到的知识。你知道吃太多肉会提高诸多疾病发生的概率,你知道餐馆的食物很不健康。但你就是不能按照你知道的行事,你责怪自己不能管住自己。尤其是你曾和人分享更健康的生活,但现在自己反而不能遵守。你觉得自己没那么好,像一个冒名顶替者。


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想。「等到…以后,我就幸福了」这个句式之所以经常出现,或许来自于人类的原始动力。在远古非洲大草原上,突如其来的洪灾毁掉了人们的所有。那些告诉自己「等我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一切就变好了」的人往往更有可能活下来。

但与现代人不同的是,等他们找到了更好的环境,他们会感到满足。因为哪怕是百公里外有一个天堂,他们也不知道。

但现代人总是能看到更好的。你的原始大脑总是告诉你,「去追求那个更好的吧,这样你会更快乐」。越是陷入这样的逻辑,你越会觉得你不够好,你越会不开心。这就好像对于金钱,要是你的欲望比你的收入增长得更快,你永远都嫌挣的不够多。

道理谁都懂,可让人痛苦的是,你越是和你的原始大脑辩论,你越发现这是一个死胡同。你知道比较不好,但你看到别人还是会羡慕或嫉妒;你知道应该满足,但你还是想要更多;你知道你应该专注于行动,但你就是没法开始;你知道你应该轻装上阵,但你总感觉满身枷锁。你没法说服你的大脑,就像小狗追着自己的尾巴咬,你只能在原地打转。


那怎么办?

有一个办法,就是干脆不要和它辩论了。

不是拒绝它、躲着它,而是听它说,但不参与。

听你的大脑批评你自己不行,听它激励你奋斗,听它使用胡萝卜和大棒,但和它保持距离。就像欣赏一座雄伟壮观的瀑布,听噪声雷动,看万丈之水倾泻而下。你可能会想象自己站在悬崖边上而感到恐惧,但你不会吓得晕倒,因为你站在观景台上,你知道自己很安全。你能感受到空气充满水雾,甚至衣服也变得湿润,但你知道你不会变成一只落汤鸡,因为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无论瀑布多么气势磅薄,你始终与之保持一丈距离。对自己脑海中的声音也应如此。

你可能觉得我在写文学,但我无意绘制一幅美好但却虚幻的图景。这是科学家所说的 “modularity of mind",我们的大脑就像有很多模块一样,一个模块可以和另一个模块交流,你可以控制你的意识来观察其他模块。迪士尼的电影《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 里的四个情绪角色 Joy, Fear, Anger, Disgust 就类似于四个模块,它们相互作用,但总有一个占据主导。

那问题是,和瀑布保持物理距离很容易,但你怎么和你的(一部分)大脑保持距离?

试试冥想练习,去观察你的想法和情绪。

如果你在练习中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你的想法和情绪,你会发现它们就像天空的云彩,云卷云舒。它们都只是过客,它们不是你,也不定义你。当你体会到这一点,你的大脑当然还会构造一个一百分的完美自己,哪里不行就想给自己减掉几分,但你不会与之认同,你不会被它左右。你知道自己生来就是满分,你会发现,你想要的,都已经在这里


读更多的书也好更健康地生活也好,都不是为了解决你不够好这个问题,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问题。你已经足够好了。正因为你已经足够好了,你才充满信心,打点行囊,踏上生活之旅,带着对未知的好奇,去阅读更多书,去结实更多的同伴,去做更多有趣的事情,去让你和他人更加幸福快乐。